中道观点:当下企业困境与士大夫治理模式
2019/04/24 博耀中道(北京总部)  539

1556087117666686.jpg

---多变业态下,中国企业管理的问题---

自从科学管理思想提出来之后,现代西方管理学和管理实践尤其讲究“专家管理或科学管理”,通俗一点讲就是专业化和标准化等等其他管理学理论。但是国内近些年的企业管理实践所最后呈现出来的结果,却并不是尽如人意!

面对多变、未知和不确定的社会经济环境,很多企业纷纷倒闭,经营管理遇到困境:企业战略、决策犹豫不决,企业领导人面临工作和生活的多重压力,焦虑和困惑感如影随形,尤其是从去年以来,相信在座的企业家朋友也颇有同感。

企业人力资源工作也遇到了莫大的困难,员工更加的个性化和难以捉摸,需求更加多样化;积极性看似高涨,可是老板和各级领导却疲于奔命;员工工资越来越高,但是工作积极性却差强人意,敷衍塞责不绝于耳,离职率更是屡次刷新;更多的资源浪费在了公司内耗上,人人自危、自保;同时不同领域、部门和工作之间的协调难度加大。在这样的情况下,何谈凝聚力、执行力?当然我在与企业的接触中,也遇到了很多相似的案例,比比皆是。


1556087139700388.jpg


现代管理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说是接受了现代管理理论的培训和教育,大家可以静下来仔细想想,在公司中究竟真正把所谓的理论贯彻下来的又有几家?我们在企业管理实践中所经常提到的管理理论又有多少不是以往经验的运用呢?有多少新鲜的注入的血液呢?所谓的制度、成本、流程、人资等等这些现代管理学术语,哪家公司不是在一直强调,但最后打交道的落脚点还是落在人身上?

从社会分化的角度来讲,这种专业化的分工或者说专家治理模式确实促进了企业的发展和效率的提高,但是专门化的管理并不一定就能促成一个平衡的、具有适应性的企业系统,这还取决于整个社会的文化传统和背景。如果专业化程度过深过细,也势必造成管理者控制的工作跨度或范围加大,这时社会分化本身也必然提出社会整合与调节的问题。如果相对于其背景与传统来说,某一要素被过度的专门化了,那么反而有可能对其它的要素产生负面功能(单纯的就事论事,就事情解决事情,虽然问题做出了解决,但是无法进行系统的思考,这种方法无法让我们学习如何创造,并且也忽视了多种问题背后的长期性的、规律性的东西是否存世,如果存在的话,到底是什么)这种消极影响又将反馈到其自身,从这一点上来讲,专门化很显然不是评价组织管理模式之优劣的唯一标准。这就是我们对专业化或专家治理模式提出质疑的根本原因。

---士大夫治理模式与现代企业---

也正是基于上述的认知和比较,我们博耀中道尝试立足于组织管理,从中国传统社会治理系统着手,希望从中能够找到借鉴的地方,这个切入点就是“士大夫治理”系统。这种“士大夫治理”系统让中国传统社会保持了2000多年的稳定,目前世界上还没有那一种组织管理模式能够如此长寿。这种“士大夫治理”始终把人放在核心位置,看重人的重要作用,它建立在对人和人性深刻洞察的基础之上,因为几千年的社会发展历史不变的是人性,这就是造成历史重演的根本原因,因为历史是人参与的。这种“士大夫治理”系统被很多国人让那位腐朽、没落、没有效率、不近人情,但是在这种治理系统下所创造的思想却日益获得西方有识之士的认可和赞赏。这种的文人角色与官僚角色分别都有了相当的分化,同时二者(官员和文人)又紧密地融合为一种“士大夫”形态,并且达到了“最高文化价值与最高社会权力的辉煌的象征性结合”。

“士大夫治理”的物质载体,就是我们大家常说的士大夫,士大夫不是某一个人,士大夫是“融二为一”双重身份的完美结合,也就是知识分子和官僚的合一,这里的知识分子,不是我们现代管理学中的“管理专家”。他们没有接受过诸如社会、国家治理所需要的专业理论、技能,但是他们却充斥在中华帝国的各个社会管理职位上,即便是所谓的郡县以下的乡土社会,归隐的士大夫(乡绅、士绅)也在社会治理种发挥了关键性的引导作用。

关于“士大夫治理”只是我们博耀中道企业经营哲学里面的一个方面,这套哲学体系还包括“士大夫”治理的演变与形成、治理架构分析、运行机制、文化支撑、权力制衡、俸禄体系、贯彻与执行等多个方面。我们把这种立足于传统文化的企业经营哲学称为“博耀中道企业心学系统”,希望这个心学系统能从高纬度思维和实践方面带给企业经营管理独特的视角和思考。


战略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2015-2023(C) 博耀中道(北京)教育咨询有限公司 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18047287号-1 站长统计
  • 在线报名

  • 在线咨询

  • 免费电话咨询

  • 课程介绍